collapse

北青报记者在该“扫雷红包微信群”统计发明

2017-01-27 13:00

  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硕士魏超给北青报记者算了一笔账,对发红包的人来说,不考虑红包不同的金额并消除“福利”等因素,其发出的红包的收益冀望为21/20,相称于投入100元钱可以等待其赚回105元,这多出来的5元天然是来自抢红包的人的“返还钱”。然而斟酌到群主可以抢红包不返钱,假如群主每个红包都抢,那么红包的收益就变成了18/20,相称于投入100元钱只能收回90元钱了。因而长期来看,“扫雷”中只有群主是永远的赢家。

  此外还有一些群主请求参加者“埋雷”的起价为30元,上限能够到100元。为推广该群,群主甚至给出了高额的赏格。“邀请一个人嘉奖5元,5个人40元,人多奖励多,最多推举20个人的话奖励300元。”该群主告知北青报记者。

  北青报记者在网络上检索发明,相似这样的“扫雷微信群”邀请信息并不少见,大多要求介入者先向群主缴纳15元到50元不等的押金。

  有人获益有人赔 群主稳成赢家

  昨天下战书,北青报记者在该“扫雷红包微信群”统计发现,从下昼3点到下午4点的一个小时内,该群内共有12人发了55次红包,其中最多的一次一个红包有3人“中雷”。一个在此期间十分活泼的网友共发了115元红包,并支付了39元“返还用度”,总共通过“埋雷”取得157.5元收入,净赚3.5元。其中一个5元的红包由于有3人“中雷”,获得了22.5元的“返还费”,收益3.5倍。而另一名始终抢红包的玩家共计付出将近200元的“返还费”。此外,群主通过抢红包失掉了约45元。